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米塞斯的经济学 的博客

 
 
 

日志

 
 

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读书笔记  

2009-10-14 12:53: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需赘言,熊彼特的《经济发展理论》是一部杰出的著作。最具智慧的洞见闪耀在这本书的各个方面,其中许多知识在今天重提仍不失过时。更不用说被硅谷英雄视之如圭臬的“创新理论”。然而,值得我们关注的是这部著作中有争议的,不太令人满意的地方----利息理论和对经济周期的解释。

       这之前,有必要简单的叙述一下熊彼特的分析框架。

       循环流转的均衡经济:不管你从哪一点追溯下去,都会发现市场参与者的每一项供给都会和另一个需求相对应,这是流转的含义。而在静态经济中,人们的生产与产量来自于过去的经验,这种“简单的再生产”使得所有有效供给和需求相等,这指的是不断重复过去生产经验的循环过程。熊彼特沿袭了瓦尔拉斯对一般均衡的重视,认为“均衡”是经济分析必不可少的重要工具。另一方面,均衡的概念纯粹是为了方便理论而做的心智构造。它本身并不存在于真实的经济世界。当经济学家言及“均衡”时,他指的是一种趋势。正如人们谈到“自由市场经济下,报酬率趋向于各地相等”一样。

       经济数据是一定时期内给定的经济条件。需求指引着生产者“作什么”,而经济数据告诉他“怎么作”才是最优的配置。

       均衡的经济中是没有变动的,人们现时的活动是对上一“周期”的重复。引入变动,改变经济数据的是企业家的创新。创新可以是:发展一种新产品,引入一种新技术,开辟新的市场,控制原材料或半成品的的一种新的供应来源,建立或打破垄断。一句话,概括成“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

       当企业家实行新的组合时,他首先所需要的是维持其创新活动的资金。而在循环流转的静态经济中,一切都是有所“归宿”的,原有的资本并不是为创新而准备的。那么这个资本,这个“货币购买力基金”,是从哪来的呢?熊彼特认为,是无充分准备的信贷填补了企业家对资本的需求。“原则上只有企业家才需要信贷,信贷是为创新的产业发展服务的”。

       在讨论企业家利润及附随的利息现象之前,熊彼特假定消费者嗜好是不变的。因此作为一种“价值剩余”的利润来自于降低成本带来的收益。然而,这种超额的收益(利润)并不是永久性的,它只作为伴随变动而短暂的存在。因为当新的组合投入市场后,会产生更多企业家。这种“努力挣扎着达到新均衡”的活动使得利润趋向于消失。

       前面四章中,熊彼特有意的放下了对利息现象的探讨,在构建均衡框架时,他首先假定利率为零。由于他抛弃了时间偏好这一要素,于是在随后的章节中,很自然的得出:利息来自于利润。而利润是暂时的现象,这和作为一种永久性收入的利息相互抵触。为了填补这一漏洞,熊彼特区别出“消费性利息”和“生产性利息”,并把重点放在后者。

       关于利息的起源与性质,熊彼特并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他在“归属”理论,垄断理论上浪费了太多篇幅。经过一番归纳性的反驳,熊彼特总结出以下三个关于利息的命题:

              1、利息实际上是来自于“价值剩余”,这种剩余出自于“创新”的发展。

              2、创新带来的价值“剩余”分为两类:企业家利润和由“发展”带来的利得。显然利息不能出自后者,因此利润才是利息的源泉。用熊的话来说:“是对利润的一种'课税'”。

              3、在交换经济社会中,利息现象不是暂时的,而是永久性的。并指出建立在公有制的共产主义社会中,没有利息的概念。

        当我们心中构想一个循环流转的经济结构时,我们是假定已经存在着一定量的资本积累,在生产过程中,既不减少,也不增多这一定量的资本。针对上述利息理论的反驳只能从时间偏好出发。时间偏好通常被描述为:人们对现在财货的评价高于对未来财货的评价。在熊彼特构想的循环流转经济中,原始利息之不存在意涵着时间偏好为零。也即,现在的财货和未来的财货对一个行为人来说,没有任何差别。这意味着人们将一直不消费,而是储蓄,资本积累,如此下去资本量将无限增多。可是这和静态经济中资本存量的不变是相矛盾的。由此我们得出结论:即使是在“循环流转”的静态经济中仍然存在原始利息。

        体现在金融市场中的市场毛利率则是由以下三个部分相加构成:原始利率(它的高度由人们的时间偏好所决定),购买力贴水(好比人们预计货币将贬值,就会在利率上加上一个正的贴水),企业成分(即放款者对投资风险的评估,例如,乱世中的放贷总是高利率的)。

        熊彼特对商业周期的解释是依附于他的“企业家创新理论”的。他认为萧条是对繁荣期的一个响应。繁荣则归功于企业家的创新。在创新过程中,企业家从银行取得无充分准备的信贷,进而投资生产。越来越多的新兴企业挤入这个新的领域,更多的产品充斥于市场中,利润则由于竞争趋于消灭,这是一个“建立新的均衡的过程”。新企业的出现导致信贷紧缩---新近创造的购买力消失。“不景气的经济特征,在于通过力求均衡的机制,把繁荣所带来的成就扩散到整个经济体系。”当创新性的投资耗尽,繁荣也就随之结束。而此时,企业纷纷面临失败的风险,资本品的难以为继,银行信用面对扩大的需求相对收缩。于是,萧条产生了。

        在这个理论中,熊彼特没有解释为什么会存在一般性的错误投资,为什么资本品会不足。他虽然提及了银行信用的扩张与企业投资的关系,却没有沿着这一方向,继续前进下去。他也没有解释信用扩张是如何导致货币购买力对各种不同商品不同比例的波动影响。总之,他企图给经济周期建立一个“非货币”的解释。联系熊的利息理论,我们会发现,这注定是徒劳的。不良投资(或错误投资)是被扭曲的价格信号所牵引的。不分析利率与价格机制而想解释萧条期的混乱是不可能的。天真的观察者看到市场毛利率由货币之供求而决定,于是萌发扩大货币供给以降低甚至消灭利率的怪想。可是经济现实是不会满足白日梦者的臆想的。那些企图以过多的信用媒介代替并不真实存在的资本财的行为终归于失败。他们不理解是什么决定了市场毛利率的高度,却一厢情愿的认为这是可以靠增发货币而压低的。        更值得一提的是,熊彼特对企业家的定义是狭隘的。企业家之获得利润,乃是他对未来商品的不确定供求关系的准确预测。人们对商品的评价与生产手段的价值之间的差额构成利润。而并不仅仅是“创新”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534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