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米塞斯的经济学 的博客

 
 
 

日志

 
 

经济周期与滞胀:奥派的解释  

2009-10-14 12:4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繁荣之能永久持续,必须信用继续且加速地扩张。----米瑟斯

  

  

  经济萧条时期,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给出的药方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说白了,所谓的货币政策就是在号召通胀来“救”经济。主流经济学在对经济史的研究中,得出了通货膨胀不能与萧条共存的结论。然而,70年代发生的滞胀摧毁了他们的理论大厦,通货膨胀伴随不景气的停滞现象困扰着他们。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主张自由至上主义的奥地利学派给出了唯一正确的经济周期理论。

  天才的米瑟斯在其对货币理论和银行制度的研究中首次阐发出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米瑟斯论证道,扩张的信用通过增加(广义)货币供给压低了利率,传达给投资者错误的信息,在扭曲的经济计算下,使得那些本来注定亏损的投资变得可以盈利,而资本结构被拉长,生产过程更加迂回,偏离人们时间偏好的长期投资变得可行。生产要素被抽离到那些离消费财更远的生产结构中。

  在理解这一现象的微观过程中,经济计算是一个重要的概念。在跨时期的、复杂的间接交换经济中,货币提供的经济计算是个人用以进行成本-收益分析的重要工具。价值是主观的、相对的,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可以测量它,货币价格只“表示”相对的价值。经济计算只对行为一致的个人有效。

  信用扩张从两个方面扭曲着企业家正确的经济计算。首先,信用扩张(存款、支票的无准备贷放)实际上是货币代用品(广义货币)的增发。增发货币会使得货币贬值,但这种贬值过程不是同时同程度地影响到所有经济关系中,而是从某个点开始,逐渐波动的扩散到经济体当中。先拿到货币的借款人拥有较大的购买力去争夺生产财,而那些靠固定工资、固定债权牟利的人却被迫接受较高的价格,货币到达他们手中已经贬值完毕,他们是强迫储蓄的牺牲者。其次,生产要素的价格、工资率、利率、预期中的消费财价格,都是企业家在经济计算时需要考虑进去的,被压低的利率传达给企业家错误的信息,使他们认为扩张的生产是有利的。

  生产的扩张有两种。一种是纵向的,它拉长了生产结构,使生产更加迂回,那些为取得消费品的人不得不有个更长的等待期;一种是横向的,它创造了一些新的生产结构。这两种情况,在没有新的资本财增加的情况下,都不可能发生,人们还没有足够的耐心等待那么长的时期,储蓄下来的资本财也不足够,亏损的财务报表会“扼杀”这些不够理智的狂想,消费者的“投票”会惩罚这些轻浮鲁莽的企业家。而增发的货币,人为压低的利率使得经济计算变得不“正确”(无法真实反应市场的信息)。增发的信用媒介只是一些废纸,不能用它取代真实的资本财。

  

   一旦信贷停止扩张,这些投资的错误马上暴露出来。一方面,人们的消费-储蓄比例中并没有足够的资本财维持这些扩张了的生产规模,“他(企业家、投资者)把基础打得太大,直到后来建造的过程中才发现他完成这个建筑所必要的俄材料不足够”。另一方面,对时间偏好的背离使得这些企业家生产了一些消费者不那么想要的商品(或者也可以说,企业家的生产行为并没有满足消费者最迫切的需要)。此时,扩张的生产规模面临难以为继的生产要素的匮乏,为了取得周转的现金它不得不贱价出售存货。于是,萧条袭来。

  在这个理论中,通货膨胀和萧条并不同时存在。可是,我们将看到,在米瑟斯的理论中,早就包含了滞胀的解释。事实上,信贷并不是只扩张一次,就停下来。那样的话,“繁荣”将不会持续那么长的时期,萧条会马上来到。信贷连续的扩张,才可以保证生产扩张的可能。否则,一旦新增货币的影响完全释放到经济体当中,则经济计算将会显示出亏损的状况。

  一经扩张之后,要维持这个生产结构,只能在资本财增加到相应的程度时,才是可能的。在人们不改变时间偏好的情况下,只能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强迫储蓄才可以获得所必须的资本财。从微观角度来看,这些本来要亏损的投资只有在被扭曲的经济计算下才是能够盈利的。这就要求信贷一再扩张,且要加速扩张。如果不加速的话,上一次扩张时购置的固定资本,打下的“基础”,仍然会显得“太大”,它们还是会被证明是浪费的。拉长的生产结构会在它的最高端最先收紧,对生产财的争夺更剧烈将使企业家发现他们的生产成本比销售价格涨得更快;而在横向的扩张中,企业家会发现他们的生产要素有更好的用途,消费者在其他方面有更迫切的需要要满足,维持现状只能是亏损。其结果是,非专用的生产要素将被迫抽离该领域,而特殊的生产要素则被证明是浪费的。市场的“清算”仍然在进行,尽管它不是彻底的。

  另一方面,在滞胀现象中的物价上涨,只是经济体中货币关系的变动结束,市场开始“调整”的结果。调整不当投资是萧条的“本质”。在这一过程中,生产要素回到更接近消费的生产结构当中,人们的时间偏好促成那些必要的调整,利率将上升到对应于自然利率的高度。在萧条中,不管消费财的价格是涨还是跌,消费财的价格相对生产要素来说,始终是在上涨的。

  因此,在信贷扩张中,只要其的程度没有上一次剧烈,它就不可能维持持续的“繁荣”。信贷扩张扭曲了生产,严重的偏离了消费者的偏好、预期,以致于要维持这种病态的繁荣,不得不饮鸩止渴的继续扭曲、错误下去。重要的一点是,货币增发必须加速,否则,市场仍然会给与“审判”。

  事实上,这种“繁荣”是不会“永久”持续的。一再扩张的货币会使人们的通胀预期更为普遍,货币的不断贬值促使人们“逃入实值”,加快抛售货币;这一行为加速了贬值,使得恶性循环愈演愈烈,最终导致货币制度的崩溃。  由此可知,滞胀并不是什么独特的现象,它只是长期通货膨胀的结果,只要无准备贷放的银行制度存在一天,只要“以通胀‘救’经济”的狂想还没完全消灭,笼罩在市场经济上的滞胀阴影就不会彻底褪去。

  评论这张
 
阅读(8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